外资药企裁员成风 受困于专利药集中到期

[编辑:] [时间:2016-8-19 15:47:34]

中国有句老话,叫“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如今套在外资药企身上,可谓太贴切不过了。深陷行贿漩涡的葛兰素史克在华业绩遭遇滑铁卢,而另外两大制药巨头――默沙东、阿斯利康,近期也被爆出全球大裁员。众多外资药企“节衣缩食”的背后,是其面临的专利药集中到期的困境。一边厢,重磅产品纷纷过专利保护期;另一边厢,重金投入的新药研发又收效甚微。在双重压力下,不少外资药企选择裁员。

  外资药企裁员成趋势

  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近日宣布,由于美国监管机构推迟批准其新药上市,将启动新一轮全球商业和研发业务重组计划,并裁员8500人,以争取在2015年底前将年度运营成本削减25亿美元。

  据了解,2009年斥资410亿美元收购了竞争对手先灵葆雅后,默沙东便启动了整合裁员计划。此前默沙东已宣布裁员7500人,加上此次裁员,两次裁员的数量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18%。据悉,此次重组将裁减的职位一半属于研发部门,同时还涉及行政、销售等部门。

  而据统计,默沙东已在过去5年裁员46140人。默沙东表示,未来将把业务重点放在最可能通过监管审批并能带来可观营收的产品上。而新一轮裁员将可以让公司每年节省25亿美元的开支,能释放可用于并购和业务拓展的资源。

  和默沙东一样,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也掀起了裁员潮。阿斯利康此前宣布,计划对其研发业务进行重组,合并三个大型研发中心的药物开发工作。而作为上述计划的一部分,公司将裁员约1600人。而早在2012年,阿斯利康为了应对潜在的困境,宣布裁员7300人。

  根据Bloomberg数据显示,自2008年以来,全球前十一大处方药药企总计裁员超过了14.3万人。其中,仅默沙东与阿斯利康两家跨国药企便占到了总额的半数,分别裁去了超过4.6万和2.57万名员工,排名前两位,而辉瑞与强生两家美国药企紧随其后,分列三四位。

  受困于专利药集中到期

  众多外资药企“节衣缩食”的背后,是巨头们面临的专利药集中到期的困境。

  据了解,阿斯利康的第二畅销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的Seroquel,在2012年3月失去美国的专利保护,同时第三畅销药治疗溃疡的Nexium也将在2014年失去专利,上述两种畅销药在去年的预计销售额分别为56亿美元和45亿美元。而阿斯利康旗下消化道产品Nexium将于明年5月专利到期,其去年全球销售额超过39.44亿美元。

  同样面临困境的,还有默沙东和诺华。默沙东重磅药物Nasonex在2012年卖出12.68亿美元,将于明年1月到期。诺华的SandostatinLAR与Exforge/ExforgeHCT两个系列产品,2012年全球销售额共计超过28.64亿美元,明年上半年专利将到期。

  失去专利保护,对药企意味着不得不面临仿制药的巨大冲击。阿斯利康表示,仿制药竞争导致公司损失很大;诺华的销售也因此将遭受严重打击,近期公司内部也在疯传裁员的消息。

  业内人士表示,外资药企之所以纷纷裁员,缘于研发部门投入回报比的问题,新研制的药物迟迟无法获得理想的市场回报,而企业原本的专利药支撑也因为专利即将到期的影响陷于危机之中。所以,外资药企为了降低运营成本自然首先在人事上下手,一般处方药经营企业的人力成本相当高,如果能产出新药自然值得投入,但若效果不及预期就要另行考虑。

  中国区暂不受影响

  对于默沙东全球大裁员会波及中国区的消息,默沙东方面表示,“公司在中国没有大规模的裁员计划。中国依然是默沙东全球最重要的战略市场之一。目前中国员工队伍,尤其是中高层管理队伍稳定。”

  有医药行业人士分析认为,相比海外雇员的高人力成本,中国雇员在决策者的眼中性价比更高。默沙东与阿斯利康等公司此轮裁掉最多的,便是那些没有出成果的研发项目科学家。

  不过,虽然默沙东方面并未透露在华裁员信息,但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公司近期缩减了中国市场的预算。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受到近期的外资药企行贿风波影响。据了解,从7月初至今,随着葛兰素史克被调查,阿斯利康、辉瑞、罗氏、优时比等多家外资药企也被卷入相关部门的调查中,反腐对销售影响已有体现。日前,深陷行贿漩涡的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披露了该公司2013年第三季度业绩。受行贿事件影响,葛兰素史克中国的处方药和疫苗的销售今年第三季度同比下降高达61%。

  对此,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指出,默沙东缩减预算的行为,可能是在我国反商业贿赂行动的背景下,开始转变在华销售策略,以求降低学术推广费用。但长期来看,预计默沙东在华的投入预算不会减少。

史立臣认为,默沙东目前在华研制的新药较少,不再需要大量投入费用对医生进行药品使用的教育,这两项费用是减少的。“但由于中国医药市场的巨大体量,大多数跨国药企会在这一市场增加投资,并采用多种合作手段强化在这一市场的管理和销售。”

据了解,在外资药企的研发体系中,前期核心研发都是在海外总部做,而三四期研发及临床才会放到类似中国这样的地区总部来做。而目前由于成本控制的原因,越来越多的小分子研发被外包至中国。